> 公司 >

神霧環保股價聞風跌停

時間:2019-05-31 15:30:09       來源:中國經濟網

昨日,神霧環保受公司控股股東神霧集團、實控人吳道洪被證監會立案調查的消息影響,股價重挫跌停,截至收盤,神霧環保報收2.74元,跌幅9.87%。

5月29日晚間,神霧環保發布公告,因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公司收到證監會《調查通知書》(編號:京調查字19019號)。公司的控股股東——神霧科技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神霧集團”)、神霧集團董事長及實際控制人吳道洪,因涉嫌違法違規,收到證監會《調查通知書》(編號:京調查字19020號)和《調查通知書》(編號:京調查字19021號)。

就在6天前,神霧環保就收到了證監會北京監管局的行政監管措施決定書,公司被北京證監局出具警示函,實控人吳道洪和大股東神霧集團被責令改正。

2017年5月24日,網絡上出現了一篇《神霧集團:對不起賈布斯我用你的套路實現了你的夢想》的文章,提及神霧環保利用關聯交易實現業績增長套路、質疑神霧節能2016年年報現金未正常回流及毛利率過高等問題,引發了媒體普遍的關注和報道。

2017年7月10日,神霧環保股價當日閃崩跌停,隨后股價一路下挫,從2017年3月23日的階段高點37.68元,跌至2.74元,市值從380.58億元,大幅縮水至27.67億元。

神霧環保在二級市場上跌跌不休,引發了連鎖反應。大股東神霧集團持有4.16億股上市公司股份全部被司法凍結及輪候凍結,4.86億元的公司債違約無法兌付,試圖引入戰略投資者未果,2018年年報被會計師事務所出具非標意見,目前,神霧環保已經深陷流動性困局。

曾因違規擔保收行政監管決定書 年報被“非標”

事實上,在此次被證監會立案調查之前,神霧環保已收到北京證監局的行政監管處罰和深交所的問詢函。

5月23日神霧環保公告,公司、神霧集團、吳道洪及公司前董秘盧邦杰收到證監會北京監管局下發的《關于對神霧環保技術股份有限公司采取出具警示函行政監管措施的決定》([2019]41 號)、《關于對吳道洪采取責令改正行政監管措施的決定》([2019]40 號)、《關于對盧邦杰采取出具警示函行政監管措施的決定》([2019]45 號)及《關于對神霧科技集團股份有限公司采取責令改正行政監管措施的決定》([2019]35 號)。

公告顯示,2015年、2017年7月至2018年1月期間,神霧環保未履行公司用印程序、股東大會審議程序以及信息披露義務,為控股股東神霧集團及其子公司借款提供擔保,累計金額約10億。北京證監局對神霧環保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監管措施,要求公司加強內控,對上述擔保事項進行清理,并按規定履行信息披露義務。

北京證監局對吳道洪采取責令改正的行政監管措施,要求其對上述擔保事項進行清理,通過償還主債權等措施,消除擔保責任對上市公司的不利影響,要求其勤勉盡責,保證上市公司披露信息的真實、準確、完整、及時、公平。同時,北京證監局對神霧集團采取責令改正的行政監管措施,要求公司對上述擔保事項進行清理,通過償還主債權等措施,消除擔保責任對上市公司的不利影響。

5月10日,深交所向神霧環保的年報下發問詢函,由于大信會計師事務所(特殊普通合伙)對神霧環保2018年度財務報告出具了“無法表示意見”的審計報告,深交所要求公司說明是否具有持續經營能力,并要求神霧環保說明是否存在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及其關聯方變相占用上市公司資金的情況。

在4月30日神霧環保披露2018年年度報告中,大信會計師事務所表示,對神霧環保“形成無法表示意見的基礎”包括:

因神霧環保部分銀行賬戶久懸、預留印鑒未及時變更等原因,會計師事務所無法實施其他有效的替代審計程序,因而無法判斷未回函賬戶貨幣資金列報的準確性。

會計師事務所發現,神霧環保大額應收款項的客戶存在資金短缺,無法按合同約定付款進度進行結算、付款;建設項目或者生產經營暫停,無法產生收到經營性的現金流;項目融資困難,無法明確資金籌措計劃保障項目資金投入。因此,判斷上述客戶履約能力存在重大不確定性,應收賬款回款存在重大疑慮。

除上述之外,神霧環保賬面貨幣資金余額為1039.24萬元,可供經營活動支出的貨幣資金短缺,公司部分銀行賬戶被凍結、多項資產存在被抵押、凍結、資產保全事項、存在大量逾期未償還債務、職工薪酬未能按時支付、欠繳稅金等情形;生產經營基本處于停滯狀態,且面臨較多訴訟及擔保事項,很可能無法在正常的經營過程中變現資產、清償債務,營運能力持續惡化。會計師事務所無法判斷公司運用持續經營假設編制2018年度財務報表是否恰當。

大股東持有股權全遭司法凍結 增持計劃難產

1月23日,神霧環保發布公告,公司第一大股東神霧集團持有的92.94萬股限售股已被司法劃轉,占公司總股本的0.09%。截至公告日,神霧集團仍持有公司股份4.16億股,仍為公司控股股東,但持有公司股份已全部被司法凍結及輪候凍結。

另外,3月22日神霧環保公告,截至公告日公司尚未披露的累計訴訟共計13起,涉案金額合計2.22億元。其中未開庭訴訟有7起,合計涉案金額為684.53萬元,未判決訴訟5起,合計涉案金額1.15億元,已審結的訴訟有1起,涉案金額為1億元。

同時神霧環保訴訟、仲裁金額較大,被強制執行案件共計25起,涉案金額為9.86億元,占公司2017年度經審計凈資產的35.48%,占公司2017年度經審計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的273.14%。若強制執行案件全部履行完畢,其對公司本期利潤或期后利潤的影響具有重大不利影響。

2018年1月19日,神霧環保還曾發布實控人及部分董監高增持公司股份計劃的公告,實際控制人、董事長吳道洪,副董事長XUEJIE QIAN,董事高章俊,董事及總經理劉駿,董事及董事會秘書盧邦杰,監事會主席楊曉紅共6位高管,擬增持公司股份不少于5億元。

但2018年3月,神霧環保資金鏈出現危機,4.86億元的公司債“16環保債”無法完成及時兌付,神霧環保稱正在積極采取包括應收賬款催收、引進戰略投資者及外部融資等方式籌集資金,以緩解流動性壓力。隨后,副董事長XUEJIE QIAN、總經理劉駿及董秘盧邦杰先后離職,直至2019年1月增持計劃仍舊一股未買。

神霧環保隨即變更了增持計劃,增持金額變為2億元到3億元,新計劃截止日期為2019年6月27日。不過這同樣引起了深交所的關注。

2019年1月22日,深交所發來問詢函,問詢原增持計劃是否存在利用信息披露炒作股價、誤導投資者的情形,以及是否存在故意不履行增持計劃的情形。但后來這份增持計劃變更方案并未獲得神霧環保股東大會的通過。

引進戰略投資者未果 融資困境難解

2018年5月8日,神霧環保曾公告已與戰略投資者金沙江資本控股企業上海圖世投資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簡稱“上海圖世”)簽訂了《戰略合作協議書》和《增資協議書》。上海圖世擬出資15億元認購神霧集團增發股份及提供流動性支持,其中以3.5億元認購增發股份,其余11.5億元用于支持神霧集團及其子公司。

但公告顯示,截至2018年8月1日,上海圖世11.5億元的后續款項實際僅投入5990萬元。

隨后在2018年8月20日,神霧集團與上海圖世、青島伯勒投資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簡稱“青島伯勒”)簽署《合作框架協議》。協議約定由上海圖世(募集資金規模15億元)、青島伯勒(募集資金規模35億)雙方對神霧集團及其下屬子公司或相關項目進行投資。

青島伯勒將于2018年12月底之前簽署相應的增資擴股協議,并于神霧集團旗下兩家上市公司2018年年度審計報告出具并確認后的3個月內,以增資擴股的方式向神霧集團增資4.032億元。

然而,2019年3月21日神霧環保公告稱,截止到2019年1月25日,青島伯勒與神霧集團及相關股東未能就神霧集團增資擴股事項達成協議。與此同時,青島伯勒與上海圖世及神霧集團下屬子公司所涉及的各項目公司原股東未能就投資條款、金額等事項達成一致。

青島伯勒給予神霧環保單方口頭回復表示:“因市場環境急劇變化、其與神霧集團和相關各項目公司股東就增資協議及股權轉讓協議等條款未能達成一致,協議無法繼續履行,希望協議各方終止合作框架協議”。

神霧環保在公告中稱,公司加緊與相關債權人積極協商和解方案,通過采取包括但不限于展期、部分償還等方式,爭取盡快與相關債權人就債務解決方案達成一致意見,公司努力爭取相應紓困資金用于解決短期流動性問題,同時為妥善處理上市公司流動性問題,防止外溢系統性風險的產生,神霧集團及上市公司各金融債權人自發組織設立了債權人委員會。

北京pk10代理站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