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張魚票吃出市場經濟“大活魚”

時間:2019-05-20 15:40:06       來源:南方日報

晚上22時,滿載海鮮的貨柜車駛進廣州西北角的一個市場,打破了夜晚的寧靜,緊接著,貨柜車魚貫而入。這是華南最大的水產市場——黃沙水產交易市場的場景。

“20世紀80年代,到月底我們只能憑票買一兩斤死了幾天的冰凍‘剝皮魚’。”潘志成感慨。

“我們在廣州就不一樣了,個體戶早上用摩托車從芳村運來活魚鮮蝦,新鮮又便宜,拿到家中還能活蹦亂跳。”賴海丹慶幸地說。

潘志成和賴海丹都是黃沙水產交易市場的管理人員,年齡相仿,感受卻大不相同。“食在廣州”魚為先,廣州人憑著一張魚票,吃出了市場經濟這條“大活魚”。如今,更是憑著這種開放創新的精神,積極擁抱現代市場經濟。

魚價放開

活魚“游”進尋常百姓家

魚產價格,全國看廣州,廣州看黃沙。

這樣的“江湖地位”,市場管理方粵恒豐水產品綜合批發市場有限公司董事長蘇炯烽深知,這得益于廣州率先開放水產品市場。

在黃沙,蘇炯烽和記者聊起了廣州水產的故事。計劃經濟條件下,票證當道,愛吃魚的廣州人,幾乎買不到活魚。1978年12月,廣州首先以水產品市場為突破口,放開河鮮雜魚價格,成立了全國同行中第一間國營貨棧——河鮮貿易貨棧。隨后,廣州率先放開魚塘和冰鮮魚市場,允許計劃外水產品議價成交。

1985年4月,廣州取消了最后一張魚票,水產市場全面開放。市場開放,各地的魚都爭先恐后地“游”了過來,廣州成為全國第一個解決了“吃魚難”的大城市。講究“意頭”的廣州人相信,年年有魚(余),就是美好生活。

蘇炯烽很有感觸:“市場一開放,消費者對水產品的質量、品質的要求不斷提高,廣州也在經營方式和體制上積極求變。”

水產品開了流通體制改革先河。此后中國農產品流通體制的市場化改革加速推進,到1993年底,全國范圍內取消了實行40多年的口糧定量辦法。黃沙水產交易市場也由此而生。

從水產品到農貿產品的全面放開,從“賣方市場”到“買方市場”,溫飽問題解決后,廣州人開始追求“吃好”的境界。蘇炯烽感嘆,一次在接待日本客商時,對方發現在黃沙水產交易市場竟有娃娃魚,大為吃驚,原來這在日本是作為皇室觀賞的寵物,對方當即點名要吃這個品種。

市場經濟的發展,讓許多農副產品從小眾走向大眾。建于1994年的黃沙水產交易市場,從開業至今,地上永遠都是潮濕的。“這是每天交易的水產品流下的。”蘇炯烽頗為自豪地說。

擺個攤檔

“蹲下來就能當老板”

“老字號,除了老還有什么特色?”這是廣州老字號“皇上皇”總經理陳耀經常被問到的一個問題。

“從走街串巷做街坊生意,到開專營店,再到現在火熱的電商銷售。升級,我們從未停止過。”陳耀說,20世紀40年代,“皇上皇”獨創臘味、冰室、肥皂“三業”并舉服務模式。如今,在數字經濟時代,“皇上皇”通過對大數據尋找年輕人的消費節奏,研發了新產品“自熱臘味煲仔飯”。

對飲食的嚴苛,造就了廣州獨具特色的餐飲業運營模式。

20世紀80年代,一大批民營餐廳開始嶄露頭角,沿江路至長堤大馬路一帶儼然成為了當時的商業中心,港澳以及外國的商人紛紛聚集在珠江一帶,附近的餐廳食肆甚至通宵營業。“不夜城”由此得名。

各地人流的聚集,也讓廣州餐飲運營模式在變化中不斷尋求新突破。改革開放后,不少酒樓紛紛與香港合作,率先引進了港資、香港的管理模式,裝修、出品也漸漸向香港靠攏。1985年,大同酒家成為廣州第一批中外合資餐飲企業,菜式選用進口材料,并首創在樓下開設自助餅屋做西點。大三元酒家則是廣州首家安裝電梯載客的酒家。

餐飲也成為廣州個體戶創業的重點領域。大量用摩托車拉水產到城區叫賣的個體戶,個體魚檔遍布大街小巷,這些被記錄在1984年拍攝的影片《雅馬哈魚檔》中。“撕開了計劃經濟的一角,呼喚著市場經濟的到來”,影片上映后,更多的人決定下海、創業,不少香港人看完電影跑來廣東投資。有人稱:“大排檔搞得好,只要有上百元,蹲下來就能當老板。”

市場的競爭也讓市民有了更多選擇。《廣州藍皮書:廣州商貿業發展報告(2018)》指出,2017年廣州住宿餐飲業零售額以1143.24億元的總量位居全國第一,全國人均消費200元以上的中式餐廳中,粵菜占比高達四成。

提升服務

粵港澳大灣區將享一個“菜籃子”

陪伴了老廣20多年的黃沙水產市場,搬遷在即。蘇炯烽雖心有不舍,但他對新市場更期待。因為新市場將注入水產業文化、旅游元素等,建設國際會展中心、大宗水產品競價交易中心、海洋文化博物館等。“在黃沙要吃好魚,更要在黃沙好吃魚。”他希望能提升交易中心的服務水平。

廣州人在吃方面特別注重“鮮”,政府也積極完善服務體系。去年,《廣州市“菜籃子”產品批發市場布局專項規劃(2017—2020)》草案提出,依托東洛圍水產等5個集中發展區培育大型第三方冷鏈物流企業,完善主要品種冷鏈物流體系,建設現代化大型屠宰場。

提升農貿產品的服務性,要讓人記得住味道、記得住服務,才能讓他們認可物有所值。2018廣州增城菜心節,增城發布了增城遲菜心作為“地標農鮮”的品牌定位,用法國伊云水煮增城遲菜心。依靠各種宣傳和推介,增城遲菜心已形成品牌,上百元一斤的精品遲菜心一度趕上了人參價,但仍舊吸引消費者購買。

冷鏈物流、宣傳推介只是廣州農貿產業服務體系的冰山一角。5月8日,廣州正式發布《粵港澳大灣區“菜籃子”建設實施方案》,提出以“一個標準供灣區”為原則,構建以廣州為樞紐的粵港澳大灣區“菜籃子”生產及流通服務體系,打造標準化、現代化、便利化平臺。

一張魚票,廣州硬是吃出了市場經濟“大活魚”。構建現代市場經濟體系,更需要廣州人能吃、敢吃的大無畏精神。

北京pk10代理站点